酒后小区挪车不算醉驾了?有人称“醉驾一律入刑”一刀切,有人担

2019-03-18 00:15 出处:石峡新闻网

醉酒后在居民区驾车不属于“路上醉酒驾车”?10月8日,浙江省高级法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局联合发布《关于处理“酒后驾车”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引发网民热烈讨论。

喝醉时开车危险吗?

“酒后驾车”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之一。2011年5月,我国《刑法修正案(八)》生效。酒后驾车,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处拘役和罚金。当时,流行的说法是“酒后驾车入刑”。

华东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荀彧表示,“酒后驾车入刑”的核心内容是通过刑法规制来惩治酒后驾车,以引导公众关注和维护社会公共安全。经过多年的司法实践,“酒后驾车,酒后驾车”逐渐流行起来。然而,在实践中,也有一些情况下,双方本应遵守法律规范,但在执行过程中却意外触及了法网。

会议纪要首先解释了“道路识别”,指出刑法中的“道路”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实施的,不包括住宅小区、校园、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等不允许机动车自由通行的通道和专用停车场。然而,醉酒和“行驶中的汽车”不会被视为“危险驾驶”。

王薛颠律师表示,醉酒不属于《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如果它只移动广场、公共停车场等公共场所的停车位,或者如果其他人开车到居民区门口,然后接管开车进入居民区,或者如果其他人开车离开公共停车场或居民区,然后再开车。

这意味着更轻的惩罚吗?

浙江省相关会议纪要建议,在处理“酒后驾驶”案件时,应综合考虑酒精含量、驾驶资格、车辆类型、道路类型、实际损害程度等反映酒后驾驶危险程度的因素。

根据总结内容,无严重情节,无其他违法犯罪案件,认罪悔罪。酒后驾车,酒精含量低于100毫克/100毫升,酒后驾驶摩托车,酒精含量低于180毫克/100毫升,不得移送审查起诉。

根据会议记录,酒精含量≥ 80毫克/100毫升的机动车驾驶员将接受调查和处理,无论他们是否对检测结果有任何异议。会议记录还规定了对他人的轻伤及以上后果;有八种情况不能适用缓刑,例如在高速公路上酒后驾车。

华东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院长荀彧说,罪与罚相适应是适用刑法时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浙江的规定不是对犯罪行为从轻或减轻处罚,而是对以往酒后驾车定罪规定的人性化修改,以适应社会生活的多样性,并将许多没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排除在刑事处罚之外。但是,一旦构成犯罪,将严格依法惩处罪犯。”(来源:北京晚报)

事实上,自2011年5月我国刑法修正案(8)规定“酒后驾驶”为犯罪以来,酒后驾驶案件迅速成为各地最具活力的刑事案件,一些省份甚至占到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以上。主要原因是在立法之初,执法往往是“严格的”。此外,许多人认为,如果酒后驾车是一种犯罪,它将受到刑事处罚。酒后驾车案件几乎将被排除在缓刑和不起诉的范围之外。

甚至有报道称,一些罪犯用“酒后驾车将受到惩罚”来触摸瓷器。首先,假装代表车主开车到住宅区前面,为自己辩解然后离开。当车主自己发动汽车时,他的同伴会造成追尾事故。利用车主害怕报警的心理,他勒索钱财。

“一刀切”的执法忽视了酒后驾驶案件毕竟是刑事案件,受刑法规范和原则的限制和指导。

《刑法》中的犯罪定义也应适用于酒后驾车案件。对于“明显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酒后驾车者,应该不加起诉或惩罚地予以处理。缓刑也适用于符合缓刑适用条件的案件。

然而,在宽严相济之间,如何把握自由裁量权仍存在争议。如今,酒后驾驶很普遍,酒后驾驶也是多样化和复杂的。此次浙江出台相关规定,统一执法操作标准,实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将酒后驾车案件归入普通刑事案件。这种行为值得肯定。

会议纪要强调,刑法中的“道路”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实施的,不包括住宅区、校园、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等不允许机动车自由通行的通道和专用停车场。

有些人质疑住宅区和学校的公共安全同等重要。饮酒后,在居民区和学校开车不算酒后驾车。

如果你认为喝酒后可以在社区和学校“兜风”,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喝醉的社区不被认为是“酒后驾车”,但它们也可能是非法的,甚至是犯罪的。这还涉及刑法的另一项重要原则——罪责和惩罚的调整。酒后驾车进入居民区造成事故的,可以依法追究过失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责任。处罚比酒后驾车更重。如果酒后驾车故意让伤害发生的结果也可能构成故意犯罪,处罚将进一步加重。

酒后驾驶主要危害公共安全,危害性评价是多层次的。除酒精含量外,还有许多因素,如驾驶的车辆类型、驾驶的道路类型、实际损坏后果等。也应该考虑在内。同时,事前情况如醉酒司机的忏悔和悔悟态度,他们是否因违反法律法规而受到处罚等。也应该考虑。

会议纪要详细列出了8起不适用缓刑的严重案件、缓刑条件和不属于“酒后驾车”的案件。这是执法“精确”而不是“宽大”的趋势。事实上,该条文的内容并没有将酒后驾驶的标准改为惩罚,也不表示所有酒后驾驶都应受到较轻的惩罚。相反,它统一了刑法的适用标准,使酒后驾车案件的处罚更加明确和人性化,以适应具体案件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没有必要反对酒后驾车和酒后驾车进入居民区而不是酒后驾车的僵硬态度,前者不是对酒后驾车无原则的“宽大处理”。(《新京报》)

酒后驾车自从被关进监狱以来就有着重大的社会意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问题浮出水面并引发了讨论。

首先,酒后驾车的门槛相当低,这确实占用了大量司法资源。在江苏省,酒后驾车在所有刑事案件中所占比例最高,涉案人员占所有刑事案件的20%。

起初,“所有醉酒司机都应受到惩罚”的原则起到了“严惩和打击”的作用。但是,也必须体现宽严相济的原则。血液酒精浓度不应作为“一刀切”的犯罪指标,而应结合具体行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结果做出全面的司法判断。

例如,当前央视主持人郎永春在2017年因酒后驾车被起诉时,网上有传言称,郎永春在司机离开后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虽然谣言没有得到证实,但从公众舆论的反馈来看,每个人对酒后驾车的行为都有很大的宽容。至少没有必要像普通的酒后驾车那样“全部受到惩罚”。这正是司法政策需要完善的地方。

对于那些明显超越刑法所涵盖的“危险驾驶罪”的行为,它们不能简单地“一刀切”,严格机械地执行。应该结合犯罪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的性质来考虑。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普通犯罪量刑指南(二)》(试行),规定被告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驶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认罪悔改等。为了准确地判定被告有罪和判刑。情节明显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这次浙江的相关刑事政策也体现了宽严相济的原则。

一些网民还担心,如果将来在公共停车场醉酒驾车进入居民区而不被追究危险驾驶罪时出了问题,将不会有法律漏洞。事实上,别担心。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住宅区和公共停车场原本不属于“道路”范畴。以前发生的交通事故不作为交通事故罪处理,而是作为过失致人死亡罪等犯罪处理。如果在居民区驾驶酒精和移动汽车确实造成严重后果,他们也可能被定罪和判刑。

因为危险驾驶罪本身就是一种行为犯罪,不需要产生有害的结果,如果将血液酒精浓度作为单一的定罪指标,很容易将主观恶意较弱、社会危害性较小的行为(如在居民区移动汽车)纳入刑事犯罪的范围,这违背了实体正义原则,因此这种“微调”是必要的。

应该说,中国的酒后驾车正从以前简单的“三大规则”转向更精细的治理,这实际上是进步。(作者:沈彬)

山西快乐十分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3